胖虎

【箫紫】木瓜(壹)

渡水青云:

·仅三千字,有ooc
·私设如山,恳求评论
·玉箫是老干部,下回更新会证明


正文:


       春日融融,川流缓过,枝头凝翠,影隙间偶然可瞥见朵朵桃粉,视眼放开,见远处重山碧水环着一点小洲。小洲绒草上有一双青色布鞋稳稳伫立,鞋的主人正放松双肩,手指于孔洞间流连,悠悠叹出仙音。
  此处便是那山水宜人的桃花岛,登岛览景如履仙踪,却不知天下男女痴的是那灼灼桃华还是那一袭青衫的桃花岛主。
   玉箫呼吸平稳,双眉舒展,眉心一点殷红微泛邪光,一支玉质洞箫被他起起落落的指尖唤出绵绵呻吟,如嗔如诉。 只听这箫声时强时弱,忽高忽低,好似昆岗凤鸣,狂风振林,然细细听来,又觉柔情绕骨,缠绵悱恻,林间鸟兽皆是骚动起来,叽叽喳喳乱作一团。
  末了曲调一转,哀愁如丝缕,久久滞耳畔。这般深闺私语的柔韵叫人听去,直觉天地失色,昼夜颠倒。
  岛上花树丛丛,少有白墙黑瓦,箫声不时传出天外,着壁回荡,让岛外小舟上的紫衫人听了个正着。
   紫薇软剑自从蛇腹中重见天日,未曾仔细观望江湖事便匆匆入了尘世,又见五剑之境不复往日,魍魉横行天下,心中不免有些感慨。然他非侠义热血之人,为在追逐力量的道路上更上一层,利用魍魉或世人并无区别,也曾登过桃花岛,夺走魍魉王的心魄。至于这仙境似的小岛子,在他眼中同荒凉剑冢都是一般滋味。此番划船破浪本是为了去往别处寻那蕴藏力量的心魄,可他这次运气极佳,竟在无意中闻得那绝世箫声。
  起初他对这风雅乐声毫无感觉,然而略听一会儿,却觉身上渐渐燥热,腰腹绵软,手指不受控制地做出起舞的姿势,足下也不太稳当。
  糟糕,是这箫声不对劲!
  紫薇眉峰一蹙,急忙默念心决运起内功,用自身修为同那柔情箫声相抵抗。等他心中冷静下来,那曲子也快到了尾声。虽身心已不由曲声控制,但一向纯以力量致胜的紫薇已然对这箫声有了兴趣,便沉思悟曲。
  他的先主独孤不是文人雅士,对音律只是粗通,若非为抵抗某些邪佞乐师蕴含内力的乐声而刻意练功,平日是无心聆曲的。紫薇对此道也是似懂非懂,但他通晓世间无论武学或是声乐,皆由心起,皆诉心声。
  他同玉箫仅有一次不愉快的见面,且是他先冒犯了这位岛主,对其人心性和过往,也无甚考虑。现下单凭心念相触来悟这音律界中最难悟的曲,希望渺茫。
   然而冥冥之中他又好像触到了什么敏感且重要的部分,便放任心思随着那箫声中最不易被发觉的一缕音韵神游下去,这一番寻踪觅迹,还当真寻到了通往中心的道路。
  等到箫声停止,消散,紫薇方从悟曲中清明过来。
  是的,那箫声。那心绪。
  待把曲意稍加整理过后,脑中答案呼之欲出。这令紫薇唇边的笑更明显了些,像条即将吞吃猎物的白蛇。
  他气运丹田,用内力向握箫人自豪地解析曲意:“看来你虽贵为一岛之主,却难解心愁呢。这曲――可是倾诉难求知己?”
  玉箫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惊得身形一颤,所有注意都在他那句话上,一时忘了防备。待他察觉桃花纹石上多了抹暗紫时,才呆愣地抬首看去。
  只见来者依旧是那身半身广袖半塑形的奇特衣装,朴素的皂靴衬得下装胜雪,象征帝王祥瑞寓意的雪青和淡金层层叠叠裹着细瘦纤长的身躯,流苏和白蛇纹路像是禁锢,又像是沉痛,紧紧贴在玄色衣料上,透出一股森然寒意。 而他一头银发绑着金穗,拂在白玉般的颈子上,向上看去,一双独特的紫色眼眸寒冷异常,也不知他的唇角为何时常带笑。
  因这紫薇软剑上次贸然登岛失礼于他,玉箫对他无半分好意,只是这细细端详后,不由感叹这人浑然天成的雅韵。这种气质不允许任何一个凡夫俗子的评价。
  “阁下……何出此言?”
  纵然雅兴被扰是极无礼的行为,但对世俗礼法颇淡漠的玉箫不会刻意去想,方才的惊慌已然被喜悦期待,紫薇话语精简,直击要点。他这心弦之曲有千般变化,是独一支没有谱子的乐曲,全随他的心意变化而变化,唯有曲魂是不变的。且说这支无休止亦无规律的曲子连音律大家工部琴都未曾参透其中意味,而这满心力量的,本被他视作粗野武人的紫薇却知晓内涵了。
  见他神情温柔,紫薇已知自己胜利,便轻哼一声抱臂而立,身子微微侧转,漫不经心道:“玉箫公子的曲,听起来可不似本人一样温雅。这绵绵情意……你就如此渴求知己么?”
  “不错。”
  玉箫眉眼弯弯,眉心处的红点竟是更艳了几分。
  这下轮到紫薇措手不及,他足尖在石面上点了又点,脸上竟有些茫然:“你有这天下第一宝岛,又过着安稳的日子,还要甚么知己。”
  “这嘛……自然像你追求力量一般,求得一位知心人亦是我毕生心愿,仙岛虽好,但落花流水本无情,呆得久了亦觉厌烦,若非膝下有一幼徒伴我在此,否则我定会弃岛离去。”
  “呵,好笑。”紫薇仰起下巴瞥了他一眼,方才从容的微笑从唇边消失:“你是想寻一仙侣与你在这仙岛上终日沉湎梦中么,真是幼稚。”
  他这番出言不逊令玉箫顿感愤懑,但转念一想自己心曲已被眼前人道破,自是不能同他生气。那幽幽绿眸便更柔情了几分。
  紫薇从未被这般温柔地注视过,一时不适,双腿僵硬地后撤几步,眼神转去看那绒草:“没想到你这个雅公子,在感情上的想法倒是俗气。且不说两人同居有诸多不便,单是性格不合便起诸多争执,麻烦得很。”他略顿了一顿,眸中波光流转,又轻声道:“况且,不出去游历四海,你和你的知己岂非无进步之说了么?于武学上,一日不精进,转日被超越,固守小岛,绝非明智之举。”
  玉箫虽醉心音律,却也爱武学,医道,等诸多学术,一日也不曾松懈过。即便偶尔偷得浮生半日闲,手中也必定执了天文地理或农田水利的书卷。自紫薇二度登岛,他的心思就没从眼前人身上离开过。现下看他无措迷茫的样子,只觉这人莫名可爱得紧。
  看来,这位五剑之境的中流砥柱在情感上还是个无知孩提呢。
  于是他缓缓开口道:“莫非阁下不知,那全真教也有双修一说,在武学上可谓之捷径。只须有心意相同之人,便可一同进步。”
  紫薇被吞入蛇腹之前,五剑之境还没有全真教这一教派,听玉箫的说法,若这双修能使功力成倍增长,倒是个不错的买卖。他半信半疑道:“当真如此?”
  “不错。现在,阁下可知道知己的好处了吧。”
  玉箫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长长羽睫上下扑朔。
  “算了罢。”
  那紫薇软剑沉吟片刻便冷下脸色,轻斥道:“世间哪会有心意相通之人?在力量的道路上,我只相信我自己。此番路过贵岛本就是无意之举,对你的箫声也只是略感兴趣罢了,望你谅解。告辞。”
  眼见这到手的知己要跑,玉箫怎会依他,可他功力不及紫薇,硬追是不可能的。然他急中生智,朗声说道:“且慢!既然阁下看重武学,那在下便吹奏一首碧海潮生曲给你听罢。阁下……小心了!”
  话音刚落,箫便竖放,置于唇前,那平静柔和的浪声便直入紫薇心中,激得他呼吸一滞,不得已停下步伐,专心抵抗这箫声。
  随着玉箫脚下不断绘制的八卦阵法,那箫声也愈发激烈起来,登时脑中便浮现出海水骤涨,猛浪扑石的画面,可这箫声若用心去听,又成美人娇吟,佳丽嗔笑了。山林中一些弱小的生灵已经难以自控地闻声起舞,神似痴呆。
  紫薇又觉得身上各处绵软无力,整个人像是要化成一摊软水,神思也逐渐恍惚起来,只得暗自咬牙掐手,勉强保持清醒。 心下暗骂这箫声好不邪气,叫他一时不查着了道。
  
       玉箫见他不能自持,便收了箫声。一个瞬身便揽住了那纤细腰身,防他双腿无力跌倒在地。
  这时林中山涧仓惶蹦跳出一个伶俐身影,一看就知是玉箫宠爱的小徒弟了。
  分水峨嵋刺聪慧顽皮得紧,玉箫又不严管,平日里便由得他四处乱窜。他今日原约了虎头金刀出岛玩耍,忽在桃林种听得玉箫吹奏碧海潮生曲,以为有外敌来犯。他知道玉箫武功高超,但师父如父,他甚是挂心。      
       然而等他蹦到玉箫面前,却愣怔住了。
  他家那位超然世外的师父正半搂着那位上次来犯的紫衫剑客,姿态不雅,气氛也很是怪异。
  
        而这时玉箫见了他也不尴尬,反倒笑眯眯地对他说:
  “分水,去收拾出一间干净舒适的客房来,这位剑客要在岛上住上一月。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吧。”
  “哦……哦,明白了!”
  
       分水那双比他眸色清浅些的绿眸在两人间转了几回,尔后便嬉笑着跑去办事。
  
        腿脚还有些麻软的紫薇半瘫在玉箫身上,满脸错愕。
  
  
  
  -待续-

[凹凸乙女] 和他去游乐园

凹凸x我 和ta去游乐园

ooc我的

内含金/嘉/瑞/雷/安/卡
我要是错字就自动翻译一下吧,我是错字受
第二人称,女主不是我,是在座的各位,可以当成不是一个女主
无脑流,应该是甜的,因为我不会写刀,小学生文笔,好了没话bb了,撞梗我也没办法





ok?ready go↓










你在门口等了两个小时了

“金…还没来”

你赌气似的站在游乐园门口,今天是周末,人也多

你看着一对对情侣进去,简直欲哭无泪,金怕不是跟床结婚了

“哇啊…抱歉!我来晚了!”

“哼…”终于来了吗

金看出你的不愉快,看着你鼓鼓的包子脸,笑嘻嘻地在你脸上吧唧一口

“好了嘛,别生气了”说着将一颗糖撕了包装塞进你的嘴里

是你最喜欢的菠萝味,那就原谅他吧





嘉德罗斯

“真的要玩这个?”你看着身后跃跃欲试的九岁(划掉)嘉德罗斯

是过山车,也不能说是你不擅长的项目,只是不会特意去尝试,毕竟挺吃鸡的

“怎么了?你这是怕了吗,渣渣”

这么说你就不高兴了,怕个西瓜皮啊

“上就上,谁尖叫谁是狗”你赌气地说

过山车缓缓的移动着,你紧张地握紧了扶手,冷汗顺着脸颊低落

“渣渣”

“嗯?”

“…你要是害怕就握紧我的手”

你转头,只看见嘉德罗斯红透了的耳根





雷狮

“你这弱鸡,鬼屋都不敢去吗”

“是啊我就是不敢…喂!雷狮!!你别把我拖进去啊啊啊!!!”

还没说完,你就被雷狮拖进了鬼屋

想起小时候进了鬼屋之后一年都害怕鬼神之类的东西,每天做着噩梦

鬼屋里昏暗的光线让你看不清方向,只能紧紧抓着雷狮的…紧身衣

突然间,跳出了一个七窍流血的女鬼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已经吓得像只章鱼一样抱着雷狮了

雷狮笑了笑,不知不觉间将你搂在怀里,计划通

“害怕吗,那就抱紧我”说着趁机在你嘴上啄了一口

“真甜”





卡米尔

玩到中途你已经累了

想坐下休息一会,就和卡米尔一同坐在游乐园的长椅上

卡米尔贴心地去买了些吃的,你就在原地等他

是棉花糖,你儿时最喜欢的东西

那时却常常因为母亲不允许,便也不怎么吃棉花糖

卡米尔将一个白色的棉花糖递给你,自己则拿着一个粉色的

你看着卡米尔拿着粉色棉花糖吃的样子,不禁笑出了声

“?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卡米尔真的好——可爱啊”

“不准说我可爱什么的,我好歹也是一个男人啊”卡米尔红着脸别过头






格瑞

“格瑞格瑞,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

“……”

脸上极度阴沉的样子,却还是陪你去坐了旋转木马

你看着景物慢慢地向后移动,背后是格瑞温暖有力的胸膛,你却突然有些羡慕起那些天天腻在一起,说着甜言蜜语的情侣了

当然,你并不是嫌弃格瑞,相反,他的温柔在你面前显得这么珍贵,你是在害怕他不再爱你了

“格瑞…如果以后我们分手了那肯定是你先提的”

“为什么”格瑞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因为我会爱你一辈子啊”你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你确实是害怕极了,害怕格瑞从此离开你

格瑞将你轻轻拥入怀里,下巴搁在你毛茸茸的头上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安迷修

一天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要离开的时候,这一天你过得很尽兴,安迷修作为你的骑士也将你照顾的很好,尽管如此,玩了一天也很疲劳了

太阳即将落山,余晖映照在你和安迷修身上

“小姐,你累了吗”

“唔…是挺累”

“那不如让在下背你吧”

你确实是累极了,二话不说跳上安迷修的背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你笑着说

安迷修走的很稳,然你感受不到什么颠簸,从背后能感受到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你蹭了蹭他的头

“安迷修…真的很可靠呢”

安迷修笑了笑,侧目却发现你已经睡着了

“是梦话吗…我的小姐…在下的背后永远只留给小姐你”











怎么样!!!ooc不!!!!小男孩真好(不明发言)

今天更新啊!!